印章真實,合同未必有效
2019-01-02    點擊次數:294

閱讀提示:《最高法院:對私刻(偽造)印章的效力公司不得選擇性認可》,核心要旨是:公司可能要為“假公章”承擔責任,公司不能對同一印章的效力在不同的交易或訴訟中做不同選擇。公司只要在某一場合使用過(承認其效力),則該印章在另一交易中的使用均應有效(不論該公章是否系他人私刻甚至偽造、是否進行工商備案)。

 

那么,一個比假公章更有意思的問題來了:真印章出現在《合同》、《協議書》、《借據》等法律文件中,公司是否一定要承擔法律責任?我們給出答案是:不一定!真的不一定!確實是不一定!!

 

合意形成的真實性存疑時,不能根據印章的真實性直接推定協議的真實性。這種特殊的情況,主要出現的場景是:(1)因公司印章管理不善,“真印章”被偷蓋;(2)公司為辦事“便利”,對外提供加蓋公司印章的空白紙張,被他人惡意利用,出現“黑壓紅”(即先蓋章后打字)的文件。具體可參見本案和延伸閱讀的四個案例。


裁判要旨

 

經鑒定涉案協議印章真實,但因公章與文字的前后順序、文字形成日期等對認定協議的真實性亦有重要影響,原審法院以公章與文字形成先后不影響協議真實性的判斷為由,不予支持,確有不當。該協議加蓋的印章雖為真實,但因協議形成行為與印章加蓋行為具有相對獨立性,協議形成行為是雙方合意行為的反映形式,而印章加蓋行為是雙方確認雙方合意即協議的行為,二者相互關聯又相互獨立,在證據意義上,印章真實一般即可推定合意形成行為真實,但在有證據否定或懷疑合意形成行為真實性的情況下,即不能根據印章的真實性直接推定協議的真實性,也就是說,印章在證明協議真實性上尚屬初步證據,人民法院認定協議的真實性需綜合考慮其他證據及事實。

 

案情簡介

 

一、2005年7月1日,陳某與某某公司簽訂《協議》(以下簡稱5.1協議),雙方就合作開采內蒙古自治區和林格爾縣某地的斑狀含榴黑花崗石材礦等事項做了明確約定。2007年11月,因陳某違約,某某公司訴至和林格爾縣法院,請求解除雙方簽訂的5.1協議。和林格爾縣法院經判決解除雙方簽訂的5.1協議。陳某不服提起上訴,呼和浩特中院判決維持了一審判決,該判決現已生效。

 

二、2008年9月22日,陳某向呼市中院提起訴訟,請求某某公司補償其在礦山的投入900萬元。后因陳某未按期繳納訴訟費,呼市中院裁定該案按陳某撤訴處理。

 

三、2011年11月1日,陳某向寧德中院提起訴訟,請求某某公司補償其在礦山的投入7112080元。依據為陳某提交的其與某某公司于2005年5月3日的《補充協議》(以下簡稱5.3補充協議),該協議約定:“在雙方簽訂的5.1協議解除后,某某公司應當對陳某的投入費用進行清算并予以退還。”某某公司主張5.3補充協議不存在。在該案管轄權異議審理期間,福建高院對5.3補充協議上所蓋公章的真實性進行了鑒定,經鑒定認定,5.3補充協議上所蓋印章為某某公司的真實印章。

 

四、寧德中院一審判決支持陳某的訴訟請求。某某公司不服,上訴至福建高院,福建高院二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五、某某公司仍不服,向最高法院申請再審,最高法院裁定提審本案,并最終判決撤銷一二審判決,駁回陳某的訴訟請求。

 

裁判要點

 

 本案中陳某的敗訴原因在于,其僅依據某某公司在5.3補充協議上蓋章真實主張5.3補充協議真實存在,但最高法院認為:“公章與文字的前后順序、文字形成日期等對認定協議的真實性亦有重要影響。”最高法院據此提出“協議形成行為與印章加蓋行為具有相對獨立性”,合同加蓋的印章真實“一般即可推定合意形成行為真實,但在有證據否定或懷疑合意形成行為真實性的情況下,即不能根據印章的真實性直接推定協議的真實性”。在確定以上裁判思路后,最高法院通過分析“5.3補充協議的內容、形式及該補充協議的形成過程”,并結合“陳某在原審中隱瞞重大事實信息的不誠信行為”等事實,對5.3補充協議的真實性提出質疑,并最終“對5.3補充協議相關內容的真實性不予采信”。陳某因此敗訴。

 

實務經驗總結

 

前事不忘、后事之師。為避免未來發生類似敗訴,提出如下建議:

 

1、公司應該加強印章管理。本案某某公司雖然最終勝訴,但贏得真的非常險。公司必須建立科學規范的用章管理流程。

 

2、對外簽訂合同,不能“認章不認人”。雖然規定蓋章或法定代表人簽字均可有效,但是重大合同我們建議蓋章+法定代表人簽字,這樣更加穩妥。

 

3、偽造合同、冒用他人名義等侵害他人利益的,可能構成構成犯罪罪。切不可模仿輕易為之,否則可能偷雞不成蝕把米,入獄坐牢那滋味估計不好。

 

相關法律規定

 

《民法總則》

第一百三十四條 民事法律行為可以基于雙方或者多方的意思表示一致成立,也可以基于單方的意思表示成立。
法人、非法人組織依照法律或者章程規定的議事方式和表決程序作出決議的,該決議行為成立。

 

第一百四十三條 具備下列條件的民事法律行為有效:

(一)行為人具有相應的民事行為能力;

(二)意思表示真實;

(三)不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不違背公序良俗。

 

《刑法》

第二百二十四條 有下列情形之一,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在簽訂、履行合同過程中,騙取對方當事人財物,數額較大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罰金;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數額特別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并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一)以虛構的單位或者冒用他人名義簽訂合同的;

(二)以偽造、變造、作廢的票據或者其他虛假的產權證明作擔保的;

(三)沒有實際履行能力,以先履行小額合同或者部分履行合同的方法,誘騙對方當事人繼續簽訂和履行合同的;

(四)收受對方當事人給付的貨物、貨款、預付款或者擔保財產后逃匿的;

(五)以其他方法騙取對方當事人財物的。

 

延伸閱讀: 

上訴人張某與被上訴人某某市華源白板涂布制品廠(以下簡稱華源涂布廠)債務糾紛一案[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2013)鄭民  終字第  號]該院認為:“華源涂布廠與張某之間債權債務關系明確,有張某向華源涂布廠出具的欠條為證。雙方爭議的焦點在于2006年11月18日的‘證明’能否證明債務已經清償。張某稱該‘證明’是在其向華源涂布廠償還欠款后,有張某書寫證明內容再有某某加蓋華源涂布廠公章確認后形成的還款憑證。但根據華源涂布廠負責人的陳述以及證人的證明,張某曾找華源涂布廠為其在空白紙張上加蓋過公章,且司法鑒定結論亦認定‘證明’上公章加蓋在前、內容書寫在后。由此,‘證明’中華源涂布廠的印章雖然真實,但張某陳述的“證明”形成經過存在虛假,證據的形成與日常生活經驗相悖,且與張某書寫的欠條原件仍由華源涂布廠持有的事實相矛盾,故該‘證明’不能作為認定案件事實的依據,原審判決不予采信正確,本院予以確認。”

掃描二維碼加關注

管友明律師

手機:13917284486

地址:上海浦東新區民生路1403號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18 管友明律師網 滬ICP備12010312號-8
抖玩电竞